首页- 芯片解密常见问题- 正文

台积电推举措 积极应对产业寒冬

来源:芯片解密-龙芯世纪   时间:2008-11-06   阅读:1225

  
    日前,台积电公司CFO兼发言人何丽梅公布了公司上季财报,数据显示,台积电当季收入929.8亿元新台币,同比增4.5%,净利润305.7亿元新台币,同比增长不足1%。面对第四季,何丽梅预测:总营收较第三季大幅衰减23%至25%,产品毛利率将比第三季下滑10%以上。而业界认为,台积电的这一悲观预测,恰是其试图借产业衰退拉大领先优势的表现。
 
  削减成本度寒冬
 
  根据台积电10年来财报统计,其资本大幅收缩动作,仅在2000至2003年互联网泡沫时出现过,当时资  本支出由16.5亿美元连续下降至11亿美元。
 
    何丽梅表示,“今年前3季,资本支出已达15.44亿美元(约506亿元新台币),今年全年18亿美元的目标没有改变,明年资本支出预估将削减20%左右。”
 
    公司CEO蔡力行对半导体产品高位库存表达了忧虑。他透露,目前客户都在消化库存,新订单释放相当谨慎,将导致新产品需求全面下滑。
 
  事实上,台积电上季财报表有限相对亮眼,两大对手联电、中芯均亮出亏损数字。其中中芯当季净亏3030万美元,联电则创造了7年来首次单季净亏局面(亏损14.1亿元新台币),CEO孙世伟预计,下季出货将减少25%。
 
  蔡力行坦陈,为度过这一危机,台积电已制定应对措施,包括降低成本、调整生产结构、削减资本支出等。他称,经济危机将打击半导体代工,公司必须强化成本,提高“结构性获利”。
 
  尽管如此,何丽梅强调,面对危机,公司绝不裁员。但同时透露,公司已冻结2008年的人力招募,目前员工流动“只出不进”。此外,还会减少员工加班,让他们多“放假”。
 
  暗中布局
 
  如果以为台积电只是以收缩来被动适应危机,那可能会上它的“当”。在对CFO何丽梅、全球业务及行销副总裁陈俊圣、CEO蔡力行、董事长张忠谋相继所做的专访中,他们无一不将这一危机视为拉大与对手差距的机遇。
 
  强化成本控制与资本开支,并不意味着台积电将淡化生产与研发的布局,事实上完全相反。在其最新12英寸工厂即Fab12第4期现场,工人们正加紧处理外表,已近封顶阶段。
 
  台积电新厂规划兼工程处厂务设计部经理陈锵泽透露,年前有望搬进机台,明年有望正式量产,产能规划超过6万片/月。而且,该厂还承担着未来32纳米、22纳米以及15纳米工艺的研发,属于台积电长远战略重要部分。此外,台积电南科厂正在强化生产布局,而上海松江厂在增加二手设备后,产能已明显提高。
 
  “资本支出一定下调,但公司会更加强化研发,加强客户伙伴关系。”蔡力行表示,这一时期,是布局先进制程的好时间,“2001年、2002年,当时发展了很多客户,一直到现在,都在领先,过了2008年,一定做得更好”。
 
  何丽梅透露,公司财报会上提到的“资本支出”并不包括设计研发方面的投入,前者侧重生产布局,着眼产能提升,后者侧重高端技术人才投入,着眼技术提升。前者缩减20%并不影响后者。
 
    台积电创始人、现任董事长张忠谋显然认同蔡力行等执行层面的策略。他认为,这是一种先收缩然后期待反击的措施。
 
  结构性调整应对危机
 
  过去多年,台积电一直在生产环节周围布局,已拥有整合设计、生产及服务的能力,甚至已延伸到标准制定阶段,非常近似英特尔IDM模式的雏形。
 
  “我们的能力绝不输于英特尔。”蔡力行表示,“台积电会做一家具有IDM能力的代工企业。”
 
  这一动作与联电、中芯的策略形成鲜明对比。联电技术实力强大,但几年来投资有些多元,财务数据中包含许多投资收益;中芯国际则过度偏重于新厂建设与产能扩充。
 
  谈及中芯工厂数量扩张,蔡力行说他很迷惑,因为目前获利机会已不多,产业里只有第一、第二才赚钱。“至少我们是一家‘有根’的公司,不是漂浮着的。” 
 
    其实,台积电早在去年便已开始为“过冬”储备力量,今年3月1日落实的组织架构调整,正是应对危机的一种结构性调整。
 
  当时,台积电将旗下两大营运组织与“企业发展部”旗下“技术与服务行销部”合并为“先进技术事业”与“主流技术事业”两大新部门,统辖全球业务团队;原“全球业务及服务部”与“企业发展部”的市场单位则合并为“全球业务及行销部”,统筹全球营销。
  
    半导体产业观察家莫大康表示,这一动作显示出,在全球经济不景气情况下,台积电比以往更加注重稳健的平台运营。
 
  事实上,去年以来,台积电已明确走出单纯改变以往纯粹代工模式,开始强化起整体运营,4月,张忠谋借助一场演讲时机,发布了一场预谋已久的策略,欲重新定义半导体代工业方向,外界将其称为“芯片代工2.0”。
 
  台积电代理发言人曾晋皓说,这一观点背景是,全球半导体业已从高速增长转向平稳增长,这将促使代工企业从专注于生产转向产业链整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