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正文

日本电子大沉没:市场疲软与日元升值双重夹击

来源:芯片解密-龙芯世纪   时间:2009-11-05   阅读:796

  进入2009年,在日本第一大产业——汽车业宣布2009年3月期(2008财年)全线亏损之后,日本第二大产业——电子业因市场疲软和日元高涨,紧随其后宣布业绩全面崩溃。
  根据日本经济产业省下属的经济景气度预测委员会的研究分析报告显示,这次因为全球金融危机引起的全日本半导体关联产品业绩恶化的程度,比2001年IT产业崩溃更加严重。初步估算,日本与电子工业有关的前100家大企业在2008财年都同时面临赤字,它将是日本电子行业有史以来,最为恶劣的状况。
  市场疲软与日元升值双重夹击
  处在业绩恶化顶端的索尼,由于在日本本土之外的销售额,占了总销售额的80%左右,因此,外汇市场的大幅度变动,随时都会引发索尼公司在企业结构上的震荡。
  2008年10月,索尼曾预测,2009年3月期的销售利润,可达到3754亿日元。那是按照当时的业绩和外汇汇率在100日元兑换1美元、140日元兑换1欧元的基准上测算出来的。
  然而,进入2009年1月之后,日元上涨到了90日元兑换1美元和120日元兑换1欧元的程度,单是外汇汇率变动一项,即使按照2008年10月的计算关系式,即:1美元兑换日元时多出1日元,则索尼的销售利润将下降45亿日元;1欧元兑换日元时多出1日元,则索尼的销售利润将下降75亿日元。2009年3月期索尼的销售利润,单是因为外汇上涨一项,就将出现950亿日元的赤字。
  与索尼相比,松下电器在日本国内的销售额,占其总销售额的七成以上,因此,由汇率变动带来的直接损失,比索尼要小得多。但是,随着日本国内市场消费的进一步低迷,超薄型液晶电视、DVD和以数码相机为首的数字化家电产品的市场环境,同样处于非常严酷的现实之中。
  松下电器在2008年11月中旬预测,2009年3月期的销售利润为5600亿日元,而在2008年12月4日,松下电器就将2009年3月期的销售利润修改成了3400亿日元,前后不过20天,销售利润就自动向下修正了2200亿日元。可到了2009年1月12日,松下电器在年度报告中,第一次发出了2009年3月期的赤字,在1000亿~1500亿日元左右的悲鸣。
  汽车、家电特别是数码电器的滞销,直接打击了日本电子工业基础的半导体事业。这些长期角逐在世界电子产业中的顶尖高手们,开始全面失去了昔日的王者风范。
  日本大和总研的经济分析家兼评论家三浦和晴在2008年12月29日的调查分析报告中做出预测:2009年3月期,以半导体事业为中心的日本大型电子企业中,几家龙头企业的销售赤字如下:东芝1790亿日元;NEC 410亿日元;富士通550亿日元;日立制作所和三菱电机共同出资的NUSASI电器公司900亿日元。如果再将这些公司的投资损失计入集团的总体业绩之中的话,每家企业,在2009年3月期的赤字,都将达到或超过1000亿日元的大关。另一方面,由于汽车滞销带来的车用电器产品和自动化产品的使用量下降,半导体行业的痛苦,将是空前的。
  重新审视海外市场的开拓
  虽然富士通、NEC、日立制作所等电子产业龙头企业的大批量订货,主要来自于日本国内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政府;三菱电机主要是面向汽车行业电子产品的制造,比起松下、索尼等纯家电的电子电器企业要好一些,但由于企业业绩下降甚至出现亏损,缴纳给政府财政的税金会出现大幅度下降,从而使政府,特别是地方政府的财政和经济状况恶化,这样导致推迟过去订单的提货期,或虽然按照合同规定的时间提货,却延期付款。
  面对全世界电子市场的严冬,东芝社长西田厚聪在2009年1月6日的新年团拜会上指出:东芝的半导体事业,所面临的严峻现实,已到了危及企业生存的程度。为了企业生存,对国内事业进行彻底的生产调整,对海外市场花大力气开拓,将是2009年的工作重点。而日本的半导体行业,已经开始进入全行业重新组合和再编的时代。就在西田厚聪发表上述言论的第二天,已经有人对西田厚聪关于寻求海外市场的论断,提出了各种猜测:西田厚聪所指的海外市场在哪里?在中国吗?
  人们的猜测并不是妄想,因为索尼在中国事业的处理上,已经让日本其他电子产品企业,重新审视他们的中国战略。2009年1月12日,索尼社长中钵良治明确指出:到2009年底,索尼在全世界的18万员工中,将有1.6万人失去索尼的工作;全球57个大型生产基地,将关闭10%左右;其中,以法国事业为首的欧洲事业所,将是最先关闭的对象。当有记者问到:中国事业是否也会缩小时,中钵良治明确地给予了否定的回答。
  索尼在中国有7个生产基地,员工总人数约4.8万名。据索尼中国事业负责人透露,由于中国市场是全世界最有潜力的市场,确保索尼在数码家电的王者地位以及中国市场的事业发展,是索尼集团最高决策层的统一认识。因此,索尼在中国的7处生产基地,4.8万名员工,将做特殊处理。
  但是,绝大多数知情人士认为:索尼中国事业负责人的说法,也许是为稳定中国员工的权宜之计。对于生产基地已占索尼总生产基地的8%,员工人数占索尼员工总人数1/4的中国事业来说,维持不变的压力,将由其他事业所分摊。如果中国不裁员,其他国家包括日本国内各事业所的裁员比例,将上升为12%以上,势必会加大索尼集团的内部矛盾和海外基地所在国的劳务、人事纷争。一旦处理失当,将危及索尼的生存。
  全线崩溃的原因
  “日元下跌依存型”
  大和总研的另一位经济分析家兼评论家佐藤宏指出:日本国内的大型电机集团,由于企业结构上存在问题,当外部发生重大变动的时候,一方面自己生产的产品滞销,带来销售赤字;另一方面,供应零部件的电子元件厂家和其他材料厂家,也必然连带受损。因此,进入2009年,整个电子行业,将呈现一片萧条的景象,从而引发手机、电脑、以及电机等电子硬件的生产和销售长期低迷。
  日本企业结构问题,来源于日本的产业结构,因为日本的产业结构,仍然是输出主导型。这种产业结构,靠的是日元下跌时,大量的日本产品向全世界输出而获得利润。这一点,也被日本很多经济学家称之为“日元下跌依存型”。
  近30年来,日元曾有过3次大幅升值(1美元兑换360日元、200日元、120日元左右),日本企业仍然得到了实惠,但因为这次金融风暴引发的日元上涨,是处在全世界的主要货币都已经上涨的基础之上的,所以引起了日元向上涨的方向发展。这对于产业结构是输出型的日本企业来说,不可能再维持过去的做法。
  20世纪80年代后期,日本社会,曾做过日本的产业结构由“输出型”向“内需型”转换的尝试,但因为日本人口老龄化和人口减少的加速,最终没能真正建立起内需型产业结构。随后就发生了泡沫经济崩溃,使得日本企业无暇顾及产业结构的转变,而汽车、电子行业,则是支撑着输出型产业结构中的“骨架”。
  “过剩三兄弟”
  虽然日本企业在治理泡沫经济带来的创伤时,通过彻底处理不良债务,消除了被全世界经济学界称之为“过剩三兄弟”(设备过剩、雇用过剩、债务过剩)之一的债务过剩,但是,设备过剩和雇用过剩,仍然深深根植于日本企业之中。而这次从美国引发全球金融风暴的始作俑者,正是由于占全世界消费总量20%的美国,所存在的设备过剩、雇用过剩和债务过剩问题的表面化。它不仅使日本产品失去了最大的海外市场,同时还引发了日元持续上涨。
  因此,对于本来就存在设备过剩和雇用过剩的日本企业来说,设备过剩,使企业无法进行设备投资,一方面,无法拉动与设备相关的行业发展;另一方面,大量的设备闲置,给企业造成了惊人的浪费。特别是新的《环保法》正式实施之后的最近几年,旧设备处理的难题,也使设备更新的速度异常缓慢。
  在雇用方面,由于日本企业过去在设备上的积极投资和良好的输出势头,无论是正规员工还是非正规员工的雇用,都非常活跃,除日本人之外,还雇用了大量的外国人。
  然而,这次金融风暴袭来之后,世界性的汽车、电子产品滞销,使日本企业生产的大量产品,积压在了仓库里,造成了经费增加;同时,生产基地不得不关闭、生产线不得不停止的经营决断,突然一下子使大量的员工无事可干。
  虽然各大企业集团,将裁员作为消除经费重压的第一举措,但考虑到过度裁员将会影响今后的发展,企业不得不做出最大胆的、却必须是人数有限的裁员。另外,担心失业人员过多而引发社会问题的各级政府,也不断给企业施加压力,使企业不得不在尽最大可能保留员工的同时,将大量的人工费用转换成经营赤字。